寻胶:一场关于东阿阿胶的猎奇之旅

long8国际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long8国际官方网站 > 寻胶:一场关于东阿阿胶的猎奇之旅

寻胶:一场关于东阿阿胶的猎奇之旅

时间:2016-12-23 14:19来源:网络共享 点击:

  寻胶:一场关于东阿阿胶的猎奇之旅

阿胶

  作者:秦齐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北京南站。

  巨大的广告牌上,写着“江北水城·运河古都——生态聊城”。它招徕游人的内容是“游水城、做好汉、泡温泉、品阿胶宴。”

  在我还未开启正式旅程的时候,“阿胶”就已经进入了我的猎奇之旅当中。

  G11次列车只需1小时32分钟,就会将我从北京南站送到济南西站。然后我将乘坐一辆小汽车,继续我的猎奇之旅。

  在济南西站东广场,又是巨大的LED广告屏,不停地滚动着“东阿阿胶”、“复方阿胶浆”。它就像一个无处不在的存在,占据了我的整个旅程。

  事实上,这场“猎奇之旅”在几天前就已经开始了。几天前,我曾经做过一个小调查:我询问了所有我认识、见到的人,他们是否服用过阿胶?阿胶的功效是什么?除了几个坚定的中药反对者,几乎所有人都回答吃过,或者家人正在吃,不论性别和老少。

  这个小调查当然没有什么统计学或社会学价值。但有趣的是,没有人能准确说出阿胶的功效,听到最多的言论便是:“具体的嘛,感觉不出来,但吃和没吃肯定不一样,好像吃了后更有精神。”

  一位女性朋友用护肤品中的眼霜给我打比喻,我立马就明白了:坚持涂眼霜的时候不会有什么特别感觉,但不用的时候总觉得自己眼角的小皱纹变深了。

  我出发前往山东东阿县。“现在好难买到真货”,出发前我妈妈跟我抱怨。她口中的“真货”,就特指“东阿阿胶”。

  在她们心中,“东阿”与“阿胶”必须叠加在一起。这是特别的标签。这种标签俨然成为一种威信,使得“东阿阿胶”成为了某种品质保证,而其价格也一路攀升。

  壹

  从济南西站到东阿县城只需不到2小时车程。

  绕过仿古城墙,车一路开入东阿阿胶城。青石板铺成的街道边立着宣传栏,上面贴着一些电视剧的海报。我只看过《大宅门》,剧组当年就在这里取景拍摄部分剧集。午饭也在这儿的餐厅解决,圆桌中央的转盘上摆着两只卡通玩具驴,涮驴肉火锅时它们就咧嘴看着我坏笑。

  一篇关于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东阿阿胶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东阿阿胶总裁秦玉峰的报道中曾经描述过阿胶的炼制过程:

  他跟从师父学习泡皮、切皮、化皮、熬汁、浓缩、凝胶、切胶、晾胶、擦胶全套制胶技法。一套技法下来,少则四五个月,多则一年。秦玉峰那时年少,个头儿又小,铡不动干驴皮,就先从洗皮和泡皮学起。他跟师父一起把收购回来的驴皮浸泡到泡皮池中,待到驴皮浸软之后放进简易洗皮机中搅拌洗净,然后手工将驴皮上的驴毛刮净,再小心翼翼地将其晾干。师父会带领他们将驴皮用铡刀铡成10到12公分的一个个小方块,收藏起来,等待冬天到来。

  冬天到来之后,熬胶的故事就开始了。驴皮方块进了大铁锅里,煮完之后,秦玉峰他们要去搓皮。驴皮搓干净了,就进入了化皮程序。一块块驴皮被化成了汁,掌握独门秘笈和火候的师父这时候显得尤为神秘。接下来就是出胶、凝胶、切胶。所有阿胶都要切成一小两重,16块阿胶正好一斤。接下来是晾胶,然后装箱、返箱、再晾胶。一箱箱的胶块很重,秦玉峰那时候都搬不动。

  接待我的是一位东阿阿胶的老员工,她2000年进入东阿阿胶时工号是1105,如今东阿阿胶在全国已有超过6000名员工。她告诉我东阿阿胶近几年在文化营销方面做了很多工作,挖掘历史,梳理了滋补、美容、学术等多个维度的文化。

  我去参观中国阿胶博物馆时,不止一队旅行团也正在此游览,博物馆的导游介绍完毕,头戴红色鸭舌帽的人们就在门口集体拍照留念,或与一旁一人多高的“阿胶蒸球化皮机”合影。正像解说人员介绍的一样,他们要把“游客变顾客,顾客变游客”。

  游览的重头戏必然是有着近万头驴的国家黑毛驴繁育中心。大部分到访者终其一生都没见到这么多驴。

  这些驴被分别圈养在40个“光伏育种驴舍”里,或在棚屋底下吃草料,或在旁边的空地闲逛,你可以把手伸进围栏摸摸它们,轻抚驴眼睛下方那块皮毛时,可以感受到它的温顺。现有驴舍的棚顶总面积为36130平方米。整个基地清洁整齐,良好的通风让人闻不到什么异味。百米的墙体用红白漆刷着一句话:“养一头驴等于种一亩地,把毛驴当药材来养。”

  这是东阿阿胶总裁秦玉峰提出的一句口号,是对“全产业链”最通俗的解读。“全产业链”是东阿阿胶几年前制定的战略,试图从上游养驴业开始进行产业链建设,最终打通养驴、饲料、阿胶、阿胶+、用户体验、工业旅游,建成全产业链,养一头“闭环的驴”。

  我的同事抓起一把草料,喂驴的同时俯下身子对驴耳语:知道你的命运吗?

  尽管秦玉峰喜欢耶麦的那首诗,《我爱那如此温柔的驴子》,但驴的未来早已注定。它们将成为阿胶、驴肉宴、美容产品的一部分。这是它们对于养殖户甚至人类的奉献。

  这的确是个有争议的话题,这片养驴基地曾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被拒绝的理由是:驴是散养动物,圈养起来不符合人道主义精神。然而作为拥有中国最悠久历史的中药产品,阿胶代表的是中国医药的传统,讲究道地,产地和原材料都要道地,驴皮就是最不可或缺的原材料。

  阿胶始载于《神农本草经》,那部发端于战国成书于秦汉的药典将阿胶视为上品。自《神农本草经》以来,阿胶一直被视为膏滋上品,甚至成为了“九朝贡胶”。明人李时珍撰《本草纲目》,直接将阿胶列为“圣药”,说“阿胶,《本经》上品,味甘,性平,无毒。”“和血滋阴,除风润燥,化痰清肺,利小便,调大肠,圣药也;”“阿胶育神,人参益气也”。

  “光伏驴舍”,这是东阿阿胶与当地扶贫办联合推出的计划,棚顶的光伏组件由聊城英利新能源有限公司出资投建,此项目2015年获取了电站建设指标,发电量截至今年8月总计40多万度。在黑毛驴循环开发示意图上可以清晰地看到,驴皮、驴骨、驴肉被制成了八种产品,驴奶、驴精液、驴血、驴胎盘等作为活体循环开发部分,支撑了东阿阿胶的工业体系和旅游产业。

  通常被宰杀的都是母驴,公驴留下配种。在配种室内立着几头“假驴”,看起来毫无生气。它们被一些媒体戏称为公驴的“充气娃娃”,用来助取公驴精液。我透过供游客参观的玻璃墙向配种室内张望,一位工作人员正一手牵着公驴,一手在其腹部***。

  驴精液成功获取后会被送到隔壁房间,那里宽敞明亮,实验台上摆放着显微镜,身着白大褂的工作人员正在电脑上操作着。

  东阿阿胶不仅掌握了驴的冻精技术,据说未来还能控制即将出生的小驴的性别。他们甚至在驴的脖子下面植入了米粒大小的芯片,通过RFID(无线射频识别)技术对驴全过程跟踪、溯源。

  贰

  我想知道阿胶里到底有哪些物质,使得它对人体有如此多种益处。

  但我的这种疑惑首先被怀疑了。同事指出,我习惯了西方保健品把每种元素都以克或毫克为单位列于包装上,但阿胶是中药,拥有三千年的悠久历史,且临床疗效明显,这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东阿阿胶文化营销的第一部分是挖掘阿胶的历史文化。阿胶始于《神农本草经》,“阿胶出东阿,故名‘阿胶’”。入药始于汉代。好像所有提到阿胶的史料都被搜集起来了。阿胶博物馆里挂着一些历史人物的画像,画像右边是人物简介,最后总是以阿胶结尾,比如:

  曾国藩为人至孝,兼通医理,经常远隔千里给母亲寄送营养之物,其中几乎每次都有人参和阿胶,在《曾国藩家书》中多处可见。

  李鸿章1896年奉命出访别国,出发时咳嗽连连,慈禧太后恩赐御用阿胶等物以调养,途中服用,颇为受益。

  郑和下西洋,在其宝船装载的物品中,其中就有阿胶。这是阿胶第一次走出国门,远播于世界。

  历代最长寿帝王乾隆,晚年曾亲自指导定制了一味甜点“阿胶八珍糕”,每天早起服用。

寻胶:一场关于东阿阿胶的猎奇之旅

  ……

  这些历史人物纷纷成了东阿阿胶的代言人。曾经的热播宫廷剧《甄?执?芬蛲瞥缍??⒔鹤魑?适夜逼返淖滩棺饔茫?幌烦莆?ldquo;东阿阿胶传”。第一次出现于太医温实初的案头,他正俯身研究“东阿阿胶炼胶图”,之后便是皇上赐予妃子,皇后献给太后,太后炖给皇上……只要身体抱恙,皆可吃东阿阿胶补补。

  当演员孙俪柔柔弱弱地说出:“这东阿阿胶,臣妾配了党参炖的,皇上且尝一尝,补气宁神最好。”东阿阿胶皇室范无与伦比。除了历史感,这还暗示了阿胶对不论男女或不同年龄段的人皆有保养功效。北京中医药大学的刘长喜教授就曾背书阿胶功效。

  叁

  阿胶的生产过程也作为旅游项目部分对外开放。在另一处更现代化的工业园区:阿胶生物科技园——更像一个城市广场,我知道了洗皮、泡皮、去毛、切块、熬胶、过滤、冷凝、切块等过程已完全由机器工业化生产。

寻胶:一场关于东阿阿胶的猎奇之旅

  数十个硕大的银色球形化皮机并排工作。蒸球化皮机是东阿阿胶自主研发的,1977年,第一台蒸球化皮机替代了传统的大锅敞口化皮,就是摆在中国阿胶博物馆门口那台。

  最后一道主要工序显示出了不同。这是唯一机器不能替代,只能依靠手工的环节——擦胶。女工用90度的水、农村手制的老粗布,把胶块一块块抛光。

  这颇有些仪式感,好像这些工人有的不只是经验,更具某种传承价值,如同在说他们生产这些阿胶的技艺,无不来自他们的基因和血液。按照他们自己的说法,这种传承价值是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都无法复制的。

  “出自东阿的才能叫阿胶”,更何况东阿阿胶早已独家拥有“东阿”这两个字的品牌权益。中药材讲究道地性,按照医药典籍记载,产于东阿县的才能叫阿胶,其它地方的产品只能叫驴胶,但现在“阿胶”成为了一个品类,只要是驴胶,大家统统都叫作“阿胶”了,“东阿阿胶”也没办法细究它们,只好听之任之。被称为国医大师的王绵之评价过东阿阿胶,他的这段话被放大至十米内抬头可辨,高悬于供游客参观的车间之上:“阿胶就是阿胶,它是因为驴皮得到东阿水熬制而得,驴皮胶就是驴皮胶,它们是有区别的,阿胶是天赐的,所以一定要保护好东阿水……阿胶对肺病和妇科应用应该有很好的应用和开发前景。”

  车间和参观者之间隔着大而明亮的玻璃墙,工作区域强烈的白炽灯光照得地面丝毫毕现,少数工人在里面自顾自忙碌着。每结束一个车间的参观,东阿阿胶都会摆出一款对应车间所生产出的产品成品,加之玻璃墙外参观区域灯光暖黄而柔和,很容易让人产生购买欲。

  红标阿胶定价最低,1185元/250克,单克价格4.74元(稍早前,东阿阿胶上调了阿胶块和复方阿胶浆出厂价,这是价格上调前的数字);九朝贡胶定价最高,21999元/250克,单克价格88元。九朝贡胶这个名字源于清代,因极品阿胶进贡历经九个朝代,故得名,其胶须熬制九天九夜。

寻胶:一场关于东阿阿胶的猎奇之旅

  切割整齐的棕色的阿胶块边缘光洁,3块一行,3块一列,9块码成整齐一组,强光开启,阿胶块呈半透明的琥珀色,朱红的东阿阿胶LOGO印于其表面,字体纤细有力。驴皮此刻尽显温润与优雅,让人不由信赖它背后的一切渊源与故事。

  “我们可以帮你把你购买的东阿阿胶块打成粉末,方便你回去进一步加工食用。但是阿胶也不怕存放,有不少顾客买了存在我们这里,保值呢。”导游说这话时,我们脚下就是东阿阿胶的物流中心,我刚刚走了三十多级台阶才登上这美丽的建筑。

  历史、工艺、价格,甚至产品外形的优美程度,这一切让我不得不像看一件艺术品一样看那一块一块精致的阿胶。

  肆

  在进入桃花姬展厅之前,我远远就看到了一排美女的巨幅写真,她们是现代女性的样貌,却身穿新式旗袍,个个凹凸曼妙,笑意盈盈。

  桃花姬阿胶糕,这款产品的目标消费群体是年轻女性,比起阿胶块,它的包装设计活泼不少,像零食一样便携,口味也更平易近人。与它相关的典籍都与美女有关:“铅华洗净依丰盈,雨落荷叶珠难停。暗服阿胶不肯道,却说生来为君容。”这是《全唐诗》里说杨贵妃的。

  连配方竟也来自《元曲》:“阿胶一碗,芝麻一盏,白米红馅蜜饯,粉腮似羞,杏花春雨带笑看,润了青春,保了天年,有了本钱。”

寻胶:一场关于东阿阿胶的猎奇之旅

  导游说:“这款产品就很适合你吃呢。”是的,我紧裹风衣却依旧手脚冰凉,眼里满是“补气活血,美容养颜”等字眼,当时就想吃上几块。

  虽是入口之物,但如同一只用料上佳的皮质手袋之于女性的意义一样,我开始期待阿胶能让我容光焕发,甚至形容娇艳。

  老旧的品牌形象是无法轻易打动年轻女性的,她们崇尚悠久的历史和富有沧桑意味的年代感,但这绝对不意味着她们喜欢一成不变的商品类型。

  2010年东阿阿胶调整品牌战略,对全品牌整体形象进行升级,操刀的是香港设计师陈幼坚,他的设计公司被设计界视为“圣经”的美国 Graphis 杂志选为世界十大最佳设计公司之一。

  陈幼坚为东阿阿胶重新设计了包括LOGO在内的整套VI(视觉识别系统)和SI(企业终端形象识别系统)。

寻胶:一场关于东阿阿胶的猎奇之旅

  我在济南西站逛了逛东阿阿胶的直营店铺,陈幼坚的室内设计几乎让那间位于进站大厅里的独立店铺成为了高铁站唯一一抹亮眼的颜色。

  与东阿县的店面相同,关于阿胶的各种产品被分开置于一束束暖黄的灯光下,拿起“真颜”小分子阿胶,蜂巢形状的包装盒侧面印着三条中国、美国、欧洲的专利申请号,售价最贵的九朝贡胶摆放在收款台后方,或是一进门便可看到的玻璃柜里,那玻璃柜像博物馆里陈列的展柜,一束光不偏不倚地打在九朝贡胶的盒子上,仿佛那里头是一件什么金贵的艺术品。

寻胶:一场关于东阿阿胶的猎奇之旅

  店面如何布置,商品如何陈列,这些都由陈幼坚亲自设计,与这位设计师的名气相配的设计功力足以勾起顾客的购买欲。

  但不止如此,陈幼坚是深爱中国传统文化的,早在1991年他在日本东京就举办了“东方汇合西方”的个人作品展览,多年来也常常以“东情西韵”作为展览主题。他为东阿阿胶做的包装设计以传统的黑、红两色为主,难得的是,他并没有固守传统的死板。他为可口可乐设计过中文字体,工作室的设计重心也早已转向品牌策略,设计方式多与品牌推广相配合。

  东阿阿胶的整体对外形象经陈幼坚之手,西方美学与东方文化更为合理地糅合在了一起,从视觉上与其它中药保健品区别开来。

  伍

  东阿阿胶厂成立于1952年,是国内第一家国营阿胶厂,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1996年上市,2005年起华润集团成为其大股东。

  据东阿阿胶2015年财报显示,2015全年营业收入54.49亿元,比上一年增加35.94%。

  1974年,现东阿阿胶总裁秦玉峰在东阿阿胶厂做学徒,他的师父刘绪香是一位老药师,同兴堂的第七代传人,秦玉峰成了第八代阿胶制作传人。同兴堂创立于嘉庆五年(1801),厂址就在今东阿县小赵村,创始人刘延波改革了阿胶的制作工艺,统一了阿胶的形状,沿用至今。

  传承与创新是秦玉峰所必须要面对的课题,也是他需要平衡的方向。他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东阿阿胶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所以必须传承好传统技艺;但他又面对着医药现代化、国际化的使命,还给东阿阿胶制定了“向世界一流企业迈进”的“十三五”目标。

  他最终将传承与创新融合到了一处,认为创新是最好的传承,由此找到了通往现代化和国际化的话语路径、科学逻辑。

  “当前市场上普遍使用的美容、保健产品,如胎盘素、美白精华素及保健活性物质大多数是从牛、羊、猪等动物胎盘中提取开发的。具有四千多年养殖历史的毛驴,从未报道过存在人畜之间传染性疾病,我们要把驴的这块开发出来,从驴血、驴胎盘中提取更易人类保健、美容的产品。”秦玉峰向“商业人物”表示,孕驴血清已经在开发之中。

  同时身为中国畜牧业协会驴业分会会长,秦玉峰“爱驴”,他建立了驴的交易市场,为养殖户寄养暂时未卖掉的驴,“就跟农村赶集一样,驴是一星期交易一次,交易不了他就得拉回去,这个驴还得受路途的惊吓,对驴不好。我们出于对驴的爱护、保护,建立上下游买卖驴的服务,建一个周转场,算是寄养场。”

  在听了一场复方阿胶浆的药理研究研讨会之后,我意识到,如果想真正理解阿胶,思考方式必须从分子生物学转变到系统生物学,那是一种“整体清楚而局部模糊”的理论。

  在一场关于东阿阿胶的猎奇之旅结束时,我意识到,我可能需要再进行一场猎奇之旅,才能找到我需要的答案。